当前位置:深圳摩托车批发(零售)业情感他心里住进一个地位比我高的女人
他心里住进一个地位比我高的女人
2022-09-19

倾诉人:蔡海妮,女,32岁,全职太太

记录人:本报记者应子

时间:2012年5月8日

方式:QQ+电话

蔡海妮自称是个很小气的女人,她无法忍受在丈夫心目中有一个女人的地位比她更高。她说:“我不是林凤娇,能容忍老公的一切。受得住委屈、懂得忍让可能会发生在处理家事上,但在爱情上,我无法忍让。”

蔡海妮一直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直到那个夜晚发生的事,彻底击毁了她的自信、她的幸福。

尽兴的聚会

著名编剧六六曾说过:最难走的路是婚姻之路,最难翻的是自己心里的山头。

我记得那个夜晚是如此黑暗,是我心里最难翻的山头。

今年4月中旬一个普通的一天,中午,我接到丈夫曹元的电话。曹元今年46岁,开了一家画廊。我们夫妻12年,很恩爱。他在电话里说:“晚上我会叫同事们一起吃饭唱K,你也来吧!”

自从孩子出生后,我便辞职在家里带小孩,很少参加曹元工作室里的聚会。他今天发出邀请,肯定是需要我出席。结婚后,我习惯了听从他的安排,因此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可是,放下电话前,曹元突然沉吟了一下:“只是唱完歌后时间太晚了,小苏回宿舍不方便,干脆留她在我们家里住一晚?”

小苏是曹元的同事,今年刚满24岁,进入画廊却已经4年了。当年,是曹元亲自面试的她,也是曹元力主让她留在画廊。其实,当时小苏才刚读大三,是个未毕业的学生,根本没什么工作经验,可是曹元很坚持。因此,每次小苏取得一点进步,曹元都非常高兴,认为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。他时常在我面前提起这个虽然家境富裕,做事却非常吃苦的小苏。为了提高技艺,小苏不住便利的家里,非要住进条件简陋的画廊,并坚持考研。因此,我对小苏的印象非常深。而且,我们此次唱歌的地点距离画廊大概二三十公里的路程,小苏太晚回去的确不方便,我当时没有多想,答应下来。

然而,下午整理床铺时,我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。我猛地觉得,曹元对小苏的关心似乎有些过了头。比如今晚,他明明可以让其他同事护送小苏回家,为什么偏要让小苏留宿我家呢?可是,这个想法一闪而过,我太相信曹元对我的爱了,我只是暗暗责怪自己多心。曹元平时对员工一直很关心,并不是对小苏一个人,大概是我多虑了。

一晃到了晚上,我应邀参加曹元的聚会。我们玩得很开心,虽然小苏时常冒出点小状况,显得情绪不太高昂,但总的来说,大家都玩得比较尽兴。

到了分手的时候,我先上了车,看到小苏磨磨蹭蹭的样子,突然想起中午曹元说的话。于是,我礼貌地邀请小苏去我家过夜。我承认,我邀请她的时候只是客套了一下,内心并不希望她真的去我家。果然,小苏淡淡地拒绝了,我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,不愧是有家教懂礼貌的孩子,知道不该冒昧打扰别人。

回到家里,我忙着洗漱,不一会儿就睡了。

异样的夜晚

“坏了,小苏怎么不接我电话?”迷迷糊糊中,我听到曹元一声大叫,以为大事不好,连忙惊醒。待听清楚这句话,心下懊恼:“我当是什么大事,至于吗?”“你不知道,平时她每次到了家都会给我发平安短信的。以前我们一起出差,或者出去参加活动后分开,只要到了家,都会互发平安短信。但是今晚,我打画廊电话,打她的手机,她都没接。都这个点了,她到底去哪儿了?”曹元掩饰不住的关心与焦虑,让我心里不是滋味。“不行,我得立即赶回画廊,看看她是不是出事了。”曹元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。此时已是凌晨1点,曹元平日是个睡种,最看重睡觉时间了。而且,从我家到画廊,即便不堵车也要30分钟。更何况,曹元根本不会开车,他平时也很节省,从来不打的,难道他准备深夜打的去那么远的地方,只为了看看小苏是否安全抵达?

深圳摩托车批发(零售)业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深圳摩托车批发(零售)业,游戏,时尚,励志,情感,国学,教育,女性,美食,健康